天相固有的规律模式

天相固有的规律模式

天相在斗数中被称为印星{印星原名:爜龏},喻意朝中宰相,处事稳重,谨言慎行,星性一般比较正面,我们今篇不妨探讨一下天相在斗数中所扮演的角式,从而了解其深层意义。宰相是中国古代辅助帝皇掌管政事的一种统称,在不同朝代有不同的官职对应,如相国、丞相、尚书令、内阁大学士、军机大臣……等等。他们对于处理国务都有一定模式,必须遵从一些特定的规章来履行职务,明确分配权力和责任,避免出现各自为政或事权不清的弊端,从而维持体制的稳定性;这种周而复始的行为模式,就像印鉴般不偏不倚,亦称之为习性。故天相给人感觉总是一板一眼,行为模式转变不大;加上安星法中天相永远受挑剔的天梁与暗藏的巨门所夹,因此便形成那种小心翼翼,谨小慎微的特性,这便是- 天相固有的规律模式 。

天相外表恭谨踏实,谦和礼让,行事皆有法可遁,但福德宫藏有一颗上进且具野心的七杀坐守;十四正曜中,唯天相与七杀不参与四化,亦没有固定的六合星曜,意思是这两颗主曜只能靠副曜在原局或大运去调适,星曜本身的变化不大;天相虽然循规蹈矩,可是他们那种力争上游的野心并不会比其他星曜薄弱。天相的迁移宫是破军,坊间一般认为破军得禄(不是化禄)可使天相安稳,我们试想想,破军是开创型星曜,天相是习性,这两颗星曜永远处于对宫位置,意义是开创性与习性的角力关系。有些原本是保守的人,可是到了某个阶段会尝试不同方向的发展;有些刚相反,由经常从事不同行业变得稳定起来,这个便是从天相与破军之间微妙的变化产生而来。故此破军得禄的确能令天相安稳,可是相对地亦加强了天相的习性,从而更加一板一眼,严重的甚至会显得固执。现实生活中又确实有部分行业需要完全按规条办事,故天相稳定究竟是好还是不好?便须视乎个人的生活模式而作判断。

古诀有云:逢府看相,逢相看府;天府与天相的关系的确很密切兼类近,皆因天府的福德宫是贪狼,外表保守的天府内里永远有一份进取宏观的贪狼心态,与天相不谋而合。小妹认为斗数的星曜形态互相影响,绝不单从一、二颗星曜来单独定断,而是须观其三合、六合及上下宫位。例如另一古诀「刑忌夹印」,天相受丁干巨门化忌与天梁所夹,令原本谨慎的天相变得更拘紧;若我们将视野拉远些,便会发现另一原因是出自丁干太阴化禄,太阴主思虑,化禄即思虑增多,想得多了,使其福德宫巨门产生异化,变得再深藏一些,继而再转化天相,甚至天梁的形态。故斗数盘上所有星曜其实也在互涉影响,只是程度深浅而已。

 

至于另一格局「财荫夹印」,一般视为「吉」格,我们亦可以分析一下当中原因;财荫夹印即巨门与禄存同宫(财是指禄存并非化禄,化禄只令主星性质增多增强,不一定与财禄相关),天相得擎羊;我们在{关于禄存-积富篇}中曾提及积富条件是禄存必须备置到有积存能力的星曜,巨门是其中之一;故整个格局的主轴除了因天相得擎羊显得有力以外,最重要还是巨门得禄存所以显富。古诀经常以寥寥数字或数句便包含了多重意义,我们在理解古诀时,必须多加立体思考,还原其结构,不能轻率地单从字面上意义而以偏盖全!我们下次再谈!

(上述内容为楚诗羽撰写,注明出处,欢迎转载,感谢!)

 

【延伸阅读】

天府在斗数中的角色

破军的原始欲念

欢迎分享:

你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