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子年-陽武府同

庚子年-陽武府同

己亥年已差不多接近尾聲了,記得今年初葉先生在報章上提及「武曲化祿使不論身份高低,強勢力弱的人都來硬的,容易產生衝突,損傷」「而文曲化忌則令所有人都受到不愉快的氣氛影響」,短短數句概括了今年事變態勢。小妹事後順著葉先生《星象本紀》所述再去猜想,補上一句:當中還有貪狼化權的集中溝通力,以便天梁化科去解決問題。

來到庚子年,其四化為『陽武府同』,主題名曰:「好大喜功,勞民傷財」;歷史上漢武帝劉徹便是其中一個例子,在位54年,繼承了「文景之治」盛世奠定的基礎,勵精圖治,對內攬人才、興文教、振經濟,對外伐四夷、通西域、顯國威,把西漢王朝推向頂峰;但是與此同時又因為征伐不止,邊戰不斷,耗盡文景積攢的家底,窮盡民脂民膏,導致國疲民弱,老百姓怨聲載道,帝國也由盛轉衰。(清乾隆也不是極類同嗎?)

十干四化由甲干的開創性啟始,來到庚干已達盛世,情況好比西漢時代,由劉邦建國開始,直至漢武帝的盛世;南征北伐,不斷擴展領土,是為太陽化祿,將消耗力進一步加強、外揚,務求場面浩大;引申出來的便是其兄弟宮武曲化權,需要集中行動應付上級委派下來的任務;而六合宮天府化科即是地方勢力亦要配合朝廷紫微星系的戰線,隨時調配資源加以協助;最終,當然是導致天同化忌,老百姓清福難享。

故來年大家的活動量和體力消耗都會相對增加,至於是多還是少?便要視乎閣下命盤上太陽所處的宮位位置和有沒有其他星組去收窄或進一步刺激;倘若太陽在午宮,再來個擎羊或火星之類,消耗程度便會以幾何級計算。反之,太陽在子,因本身光度有限,消耗不大,再來祿存,或化忌,情況就完全不同了。

庚子年表面上會有一些粉飾現象,容易令人趨之若鶩,目眩下也不計較付出多一點,或多走一步,務求取得心中理想回報。『五色令人目盲』,小妹認為不能對庚子年存有過多過份幻想,須量力而為,保留實力,因為之後的辛干便會來個太陽大收縮,情況會是如何?是否光華不繼?還是如劉徹封禪後下罪己詔?我們下次再談。

(上述內容為楚詩羽撰寫,註明出處,歡迎轉載,感謝!)

 

【推薦閱讀】

庚子年風水文章

 

歡迎分享:

你的意見